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 > 331、既生瑜何生亮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放慢脚步停下来,转过身微微一笑道:“哦,对了,差点忘记一件事。”

  “既然楚牧峰是第一个破案的,也就是说他在第二周的进修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那么该属于他的奖励,可不能少!另外现在既然破案,那么剩下的时间自然是多多的。”

  “陈宣崇!”

  “在!”陈宣崇恭敬应道。

  “我是楚牧峰的分管校领导,我现在就宣布,他从今天起,就可以和你一起负责培训警官学校的学生。”戴隐平静说道。

  “是!”陈宣崇大声领命。

  戴隐不再停留,推门而出。

  会议室中留下一群面面相觑,满脸错愕的众人。

  李五省则脸色仿若猪肝般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

  教育长办公室中。33小说首发 www.33xs.com m.33xs.com

  砰!

  李五省一拳砸向桌面,脸色怒色地喝道:“他戴隐肯定是事前知道,要不然怎么敢和我打这种赌?该死的,要是我提前知道这个人口贩卖案已经被破了,我会和他这样对赌吗?这个家伙太狡猾了!”

  “教育长,那么咱们下面该怎么办?咱们是要将楚牧峰就这么放弃呢?还是说继续招揽?毕竟事情刚刚开始,不管是咱们还是戴隐,对楚牧峰都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举动,他也未必会投入戴隐那边。”张道池沉默了一会儿后低声说道。

  “我也不这样想。”

  没有等到李五省说话,教务处主任顾十方便抢先说道,他眼神中闪烁出一抹几分忌讳之色说道:“他戴隐做事历来都是不讲究规矩,只求能够达到目的,他要是说想要招揽楚牧峰,你以为他会按部就班的来吗?他那些阴招损招会让人防不胜防。”

  “所以呢?”张道池侧身问道。

  “所以我觉得咱们与其将心神都花费在楚牧峰身上,不如说谋略别人。只要能将别人都拉到咱们的队伍中来。教育长,一棵树和一片森林的概念,我想您应该明白吧。”顾十方举起双手比划道。

  老奸巨猾的狐狸。

  都没有如何想,李五省便一眼看穿了顾十方的想法,无非就是想要替金君集说话。

  要是有楚牧峰在前面挡着,金君集是绝对没有出头之日,可现在要是说将楚牧峰一脚踢开的话,金君集的前途就将是一马平川。

  即便看破,李五省也不会说破,因为他现在也是这么想的。

  “这事未必就没有回旋余地。”

  李五省沉吟过后冷静的说道:“道池,你还继续负责招揽楚牧峰的事,就算戴隐那边分管,你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不用理会他。”

  “是。”张道池沉声说道。

  还是不行吗?

  没有打消李五省的这种念头吗?

  顾十方心中感觉到有些遗憾,可就在这时李五省的眼神看过来,语重心长的说道:“当然十方你说的也没错,一棵树总没有一片森林来的有价值。进修班的其余人也都是优秀人才,对他们的招揽工作就交给你去办。”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33xs.com/

  “是,我一定尽力而为!”顾十方精神振奋。

  这事暂且如此。

  ……

  金陵白象分局。

  早上,金君集面带得意之色地走进来,他今天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带队去找昨天锁定的证人谈话,看看能不能撬开这个证人的嘴巴。

  要是对方配合的话,一切都好说。要是不配合的话,哼哼,我会让你看看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证人这玩意,说你是证人你才是,说你不是你就是嫌疑犯。

  强势霸道,这就是金君集的办案风格。

  “金处长,请你来下。”

  一见金君集的面,白象分局的副局长陈放青就招招手说道,他便径直走过去。

  说起来他和陈放青是认识的关系,而陈放青又是顾十方提拔起来的,所以说这次办案,金君集主要就是靠陈放青的大力支持,不然他也没这么足的底气。

  “陈局长,瞧你的脸色好像不好,昨天没有睡好吗?我那里有国外进口的补品,明天带点给你吃吃。”金君集微笑着坐在椅子上随意说道。

  陈放青迟疑了下说道:“金处长,我这倒是没什么,但是有件事我想你应该知道下,因为这关系到你们进修班这次考核排名。”

  “什么事?”金君集心头猛地一跳,脑海闪过一抹不好预感。

  难不成……

  果不其然。

  好事不准坏事准,陈放青直截了当地说道:“就在刚才我收到了官方通报,说的是那个来自北平警备厅的楚牧峰已经成功的破获了人口贩卖案,中央警官学校也承认了他获得了进修班第二周第一名的成绩。”

  咔嚓!

  金君集手里拿着的一支铅笔直接被掰成两端,脸色铁青的他站起身,语气低沉的说道:“陈局长,请你现在就给我安排人手,我要去查案。”

  “没问题!”

  “我去外面等着。”

  陈放青看着金君集的背影从眼前消失,无奈地摇了摇头嘀咕道:“没办法,这都是命啊!”

  要说金君集优不优秀?

  他的优秀是毋容置疑的,但碰上的楚牧峰显然是一个比他更加优秀的人,在后者面前,他的所有光芒都注定被遮盖住。

  真是颇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意思啊!

  ……

  金陵城,玄武分局。

  楚牧峰是不知道学校里面召开的会议,他大早上就离开,来到这里等消息。虽然说青红组织已经被捣毁,但他还想要知道后续情况如何。

  “楚处长好!”

  分局内,所有看到楚牧峰的警员都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子,恭恭敬敬地招呼。

  在他们眼中,楚牧峰果然不负“神探”这个称号。

  要不然的话,他能够这么快就破案吗?至于说到所谓的羡慕嫉妒,不是说没有,但这些警员个个都是老油条,自然不会溢于言表之中。

  楚牧峰则面带微笑和众人点了点头。

  局长办公室中。

  “梁局长,审讯进展的怎么样?”简短的寒暄过后,楚牧峰直奔主题问道。

  “已经撬开好几个人的嘴巴,但是……”

  梁栋品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神情似乎有些迟疑。

  捕捉到这种异常后,楚牧峰微微挑眉说道:“梁局长,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没关系,您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话,绝对会通力配合。”

  “是那个破晓想要见你。他说他想要见见把他们青红组织捣毁的到底是何方神圣,还说他有你想知道的消息,只有见到你才会说。”

  跟着,梁栋品又冷哼了一声,“我觉得这家伙就是在故弄玄虚,只要多给他点苦头吃吃,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还是见见吧!”

  楚牧峰倒是没有在意,从容说道:“这个青红组织既然都被捣毁,难道说还能折腾出别的风浪来吗?我倒是想要听听他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再说我也想要看看,如此利欲熏心,做出这种丧尽天良事情的人,到底是什么样。”

  “嗯,那我来安排下。”

  梁栋品不再相劝,吆喝苏山河陪同过去。

  ……

  分局审讯室。

  楚牧峰第一次见到了破晓。

  这个身为青红首脑的家伙,其实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长相很普通,属于那种丢人堆里就找不到的大众脸,身材略微显臃肿,身高也是一般。

  乍看起来,并不像那种穷凶极恶之徒,反而像个憨厚的汉子。(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更¥新 速¥度最&駃="0">

  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大概就是如此。

  他伪善的面目之下,干着人口贩卖的罪行,他挺想问问,这个破晓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干出这种事。

  “你要见我?”楚牧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漠然问道。

  “对,我是想要见你,因为我想见见毁掉我心血的人是谁。”破晓面无表情地看着楚牧峰,一字一句地说道。

  “现在见到你觉得怎么样?”楚牧峰翘起二郎腿。

  “还好!”

  即便已经是遍体鳞伤,但破晓都没有说表现的多卑微。

  “还好?你好像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怎么?是觉得自己必死无疑,所以说看穿了吗?”楚牧峰冷漠地讽刺道。

  “没错,就是你说的这样,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说害不害怕,求不求饶有意义吗?没有的!其实从我决定走上这条路的那天起,就已经死了。”

  破晓扬起嘴角,配上脸上的血迹,让人觉得分外狰狞。

  “你倒是挺有觉悟的。”

  楚牧峰不以为然的笑笑,“说说吧,你为什么非要见我?你说有我想要知道的消息,是什么呢?”

  “在我说之前,想要确认一件事,是侯罗典那个混蛋出卖的我们吧?”破晓沉声问道。

  “没错!”

  楚牧峰可没有为侯罗典遮掩的义务,反正都是一群狗,狗咬狗两嘴毛而已,再说反正他已经是死路一条,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果然是他,我也知道肯定是他,就他是最怕死的,也只有他自以为手上没有沾过血,就能够置身事外!”

  “哼,真是天真!哪怕他一个人都没有杀过,可只要参与,就逃不掉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破晓看向楚牧峰的表情有些凝固。

  “我要说的情报就是关于侯罗典的,我可以告诉你,但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

  “杀了侯罗典,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破晓眉宇间闪烁着浓烈的杀意。

  “放心吧,他逃不掉的!”只是这个要求的话,我绝对是能满足你的,这和我的目标没有一点冲突,楚牧峰淡淡答道。

  “那就好。”

  纯粹只是想要报仇雪恨的破晓,脸上带着几分释然之色,缓缓说道:“我要说的情报就是侯罗典研究出来的鬼遮眼药粉并不止是给我们青红用,他还和岛国人有交易,说的再直白点,侯罗典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卖国贼。”

  听到这话,楚牧峰眼底迸射出两道凛冽寒光。

  你说要是别的情报,他可以忽略不计,但只要是和岛国有关系的,他都会当做头等大事对待。

  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刀哥当初说的侯罗典会岛国话,就让他暗暗提了神,只是暂时还没顾得上罢了,没想到这边就已经有了答案。

  “你知道自己说的什么吗?”楚牧峰神情肃穆的问道。

  “当然!”

  破晓嘴角浮现出蔑视冷笑,自嘲着说道:“我都已经这样,难道说还会诬赖谁吗?”

  “怎么着,警官,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是在对侯罗典泼脏水?放心,我虽然说恨他毁掉我的青红,但也不至于栽赃陷害这个混蛋。”

  “侯罗典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够隐秘的,却不知道我早就留意到这事。嘿嘿,他胆子也够大的,在金陵城中就敢做这种勾当。可笑的是侯罗典还以为我攥着他的把柄是那事,其实这事才是最致命的。”

  “那事?什么事?”楚牧峰紧声问道。

  “是侯罗典曾经杀过人,杀了一个跟他相熟的大夫。那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他将那个大夫给推到河里淹死,他觉得没人知道这事,却没想到我当时正好就在旁边,亲眼目睹了。”

  “所以我才用这事作为要挟,他才会答应加入青红。也就是因为有这事在,所以我对他才不防备。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到最后还是背叛了我。”

  破晓眼底充满了愤怒的光芒。

  “他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他到底是怎么和岛国人交易的?他又是怎么卖国的?和他交易的岛国人又是谁?把你知道的情况全都说出来。”楚牧峰是没心情听破晓诉说他的愤慨。

  “我只知道和他交易的岛国人是高达商行的满岛真介,他们交易的物品就是鬼遮眼。这才是侯罗典会搜集鬼遮眼的真正原因,要不然只是用来拐卖的话,又能用多少?”破晓冷声说道。

  高达商行的满岛真介!

  楚牧峰暗暗记住这个名字后,沉声问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其余的我就不清楚了,侯罗典这家伙也挺老奸巨猾的。”破晓摇摇头说道。

  “行,我知道了,我会来确认你的话!”

  楚牧峰转身就往外走去。

  “记着你答应我的事,不要放过那个该死的家伙!”破晓大喊道。

  “放心,侯罗典会陪着你一起上路的!”

  楚牧峰头也没回,撂下这么一句话后就打开审讯室的房门离开。

  “哈哈,侯罗典啊侯罗典,你这王八蛋以为背叛我们就能独活吗?我看你死不死!”

  破晓面露狰狞,开怀大笑起来。
老胡同,331、既生瑜何生亮作者隐为者 - 33小说网 365滚球网怎么玩_365bet滚球网址_bet365滚球怎么才能挣钱